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國順豐集運倉網 >> 順豐集運倉新聞 >> 本網原創

【順豐集運倉】父親留下的,不僅是背影

21-03-17 16:14 來源:中國順豐集運倉網 編輯:屈傑文

    
 我親愛的父親

  今天是父親離開我們的日子。

  算起來,已整整十年了。我想寫點文字,紀念他老人家。

  父親一輩子沒有上過一天學,但識得不少字。我小的時候,見他經常用鋼筆在一個紅塑料皮的本子上記東西。奶奶説,父親是在抗美援朝的隊伍裏認的字。我上學後,確實看到過蓋着大紅方印和簽名小印的紙張卡片,上面寫着父親在戰鬥訓練之餘,刻苦學習文化,成績顯著,予以嘉獎之類的話。奶奶還説,父親當過志願軍,從朝鮮帶回多個獎章、紀念章,都被我小時當玩具玩丟了。只有一個“立功證明書”的小紅本本,現在在我當兵的弟弟那裏。

   父親的立功證書和退伍證書

  父親去世前一年,在蘭州八路軍辦事處,看了展櫃裏3枚紀念章很久説,那時入朝受過獎的都有,發給他的後來丟了。弟弟便拍了紀念章的照片。

  我最早對工業文明的粗淺認識,源自父親。記得他那時帶一幫家鄉的人在金川搞副業(就是現在的打工,不同的是掙了錢要交給生產隊)。有天晚上回來,他把我叫醒説給我帶來個玩具。紫紅色的銅線細密地纏繞成一個多邊形,後來知道那是個小線圈。當時這樣的東西,我們從來沒見過,多見的都是那些麻繩、鋼釺等勞動工具,偶爾看見誰家院子裏拴了一截用來曬衣服的廢電線,都感新奇。因為那些廢線來自距我們十多公里的鎮上或是三十多公里的縣城。我那時還沒去過縣城。在我心裏,那些我們很少見到的電線,總附着着一種吸引我的東西。

  父親給我的銅線圈,格外精細且繞得那麼好看,讓我大開眼界。後來,村裏要通廣播,線路架到村頭還沒通入各家時,我小叔叔領着我們幾個小孩,到村頭電線杆下,硬把我的那個線圈拆開,一頭接到線杆上的鐵絲導線上,一頭接到盤子形的紙質喇叭器上,還引出一段埋入腳下的土裏。我們不顧刺骨的寒風,屏着呼吸,果然聽到裏面傳來很好聽的聲音。再後來,那些銅線就成了引入我家的廣播線。我總覺得我家的廣播喇叭聲音比別家的響亮好聽,別人家的線都是比較粗的鐵絲。

  我在大隊上完小學到公社中學念初中時,父親是公社的民兵營長。那時民兵經常集中訓練,訓練的地方大都在中學的操場上。我們下課後跑去觀看,父親給大家講動作要領做示範。有刺殺、匍匐前進、卧姿裝子彈等,乾淨利落,很是漂亮。那些年,發的槍常年都在家裏的櫃子裏放着,櫃子上沒鎖,但也沒惹出過禍事。父親有過步槍,也有過沖鋒槍,還有一本槍械説明書。我悄悄地照着説明書把槍拆卸開再裝上,甚至還練習子彈快速上膛和退膛。父親看見了也不責怪我,有時還讓我擦槍上油。

  有一個階段,父親當了生產隊長。冬天上面要求搞平田整地,我們那兒最冷時達零下二十多度,鐵鎬刨地上只是個白印子。父親不知從哪兒弄到一本製作炸藥的書,就在離人家較遠的場院小房裏炒制炸藥,用的是硝氨化肥和鋸末等。後來還真搞成了,我們隊的工地上,經常能聽到炸凍土的炮聲。過年時,我用剩餘的炸藥當炮放,父親不但不制止還教我怎麼裝雷管和快捷點導火索。

  藍天白雲、田野羊羣、果樹葡萄……父親曾説,看到這些就心裏舒坦。

  我原以為我們兄弟姊妹多,一些要緊的事情上,父親對我這個老大可能不上心。可我當兵入伍時卻發現是我想多了。

  高中畢業我連考3年大學都沒考中。中學校長要我當代課老師,也未能如願;報名參軍,開始時也被各種理由拒絕。就在我心灰意冷時,父親在公社大會上問武裝部長為何不讓我去當兵。結果那一年,我如願到了部隊。

  入伍離家的那天,父親一遍遍教我打揹包,騎着從別人家借來的自行車,把我送到縣城。到縣城剛好是中午,他就帶我到了一家打滷麪館。之前每年跟他去鎮上賣完豬,餓得前心貼後背的我,在很遠的地方就嗅到鎮街上那家打滷麪館飄出的香味。那香味很特別,很誘人,能讓人一個勁咽口水。我們把架子車放在門口,走進去,父親每回都只要一碗麪,他吃少半碗,給我多半碗。每回説的話差不多都一樣:知道你沒吃飽,可賣豬的錢都有下家了,比你媽和你其他弟妹們,我們已經佔了便宜……這一次在縣城的這個館子裏,父親卻買了三碗打滷麪。他吃一碗,讓我吃兩碗。我吃不下,他説:吃吧,我算了下你到部隊要坐一天一夜火車呢。

  把我送到武裝部,我以為父親就回去了。可從武裝部坐車去火車站的路上,我發現他推着自行車,擠在人羣裏向車上張望。新兵穿戴都一樣,在卡車裏擠一起,不知他看到我了沒有。我想喊他,張了張嘴卻沒喊出聲音。汽車拐了個彎,父親的身影一閃就消失了。那一刻,我猛然想中學課本里朱自清的《背影》。

  父親兄弟五個,排行老大,一生吃了不少苦頭。年少時為給家裏掙餬口的糧食,給地主家扛長工。抗美援朝戰爭結束後退伍,本來在玉門石油管理局有了一份工作,土改分地時爺爺硬把他叫回來當了農民。在我眼裏,他和我認識的那些農民都不一樣,有主見,不自私,善良博愛,心裏只有別人沒有自己。

  河西農村的生活,艱辛而貧苦。父母卻滿懷愛心在這裏過了一輩子。

  我們家是村子裏最早有果園的。土地承包到户後的幾年,糧食吃不完也賣不上好價錢,父親就劃出一塊地來種果樹。他從縣上和地區的朋友那裏,搞來好的種子好的樹苗和栽培方法,精心侍弄,園子就很興旺。秋天果子下來除了送給朋友、分給村裏鄉親品嚐外,剩餘的就吆着毛驢車走村穿鄉換糧食。算下來,換的糧食比種地打下的還多。

  父親還在院子裏種了一棵葡萄樹,長得十分繁茂。父親搭了個架子,藤蔓從地上扯起來爬過架子到屋頂,形成一個綠色廊道。夏天到秋天,來竄門的鄉親們在葡萄架下乘涼諞話,父親給他們煮茶喝,摘葡萄吃。

  有一年我大妹妹抱回個女嬰,她自己已經有兩個孩子,日子也過得緊巴,就很發愁。父親知道後説:你別愁,孩子放我們這裏,我和你媽把她養大!整整二十幾年,老兩口的心都在那個孩子身上,直到把她撫養成人又有了幸福的家庭。

  我從部隊轉業到西安後,有一年父母來西安,要我帶他們去看望一家人。那是一對年齡比我父母大的老夫妻,當年在我們老家一帶生活,老先生土改時是下派到我們那兒的幹部,老婦人是我們老家本地的人。當時由於一些特殊原因,他們家幾近斷糧缺頓,是父親想方設法接濟他們才度過了難關。後來他們到西安工作,一直和父親保持着聯繫。那天四個老人聊得十分開心,老兩口的兒子媳婦做了一大桌菜,給我父母敬了好多酒。

  那些年,幾乎每年我們都回老家和父母一塊過春節。有時下火車讓朋友找汽車接送,有時自己開車回去。每次父親都早早把村口通往我家的那段路拓寬墊平,生怕車開不過去。提前幾天生好爐子把我們要住的屋子烘熱。算好我們到的那天,一聽到遠處有汽車聲音,他就爬上屋頂瞭望。有一年下雪,我們回去到了深夜,父親爬上爬下看了好幾回。我愛人説,她最感動的就是老人怕她凍着,又燒熱炕,又生爐子,其實屋子裏已經很熱了,但父親還不停地往爐中加煤。

  我和弟弟在城市裏穩定下來後,曾想讓父母離開農村跟我們生活。父親不同意,説農村空氣好,住着暢快,再説身體還能動,到城裏住幾天可以,時間長了也住不慣還給你們添麻煩。

  一年又一年,父母在相互陪伴中變老。他們生活的圖景,彷彿就在我眼前。

  父親是78週歲時突發心梗去世的。那年春節回去,父親剁肉把手指剁破了,按着傷口和手腕止着血去附近診所包紮後,按過的地方有瘀血久久不散,我想一定是血液粘稠度太高了,就對他説節過了到西安或蘭州住醫院查一查。父親説不用去那些醫院,他現在除膽囊有點小毛病,其他都沒問題。看他那個神情和身體狀態,我覺得也沒太大問題。可誰知正月十五一大早,噩耗傳來,父親永遠離開了我們……

  父親去世後,來燒紙弔唁的人很多。有兩個人和我家非親非故也不在一個村,媽説是附近開小賣部的。我和弟弟那些年寄給家裏的錢,有一部分都花在了兩個小賣部裏,不管誰家貨好或不好,父親都輪流買兩家的東西,那麼多年都在不偏不倚地照顧着他們的生意。他們對守在靈前的我説,這個世界上還沒有遇到過你爹這麼好心腸的人。

  至今我還記得鄉親們為他寫的祭文:

  屈老先生生於1933年8月17日。早年世事慘亂,家境貧寒,命運多舛,十三歲起就給地主打短工拉長工,既以活命,又幫助父母扶育弟妹。早起五更,夜宿星全,養家餬口的重擔過早地壓在了他的肩上。1951年4月,不堪地主的壓迫剝削,毅然出走,參加了中國人民志願軍,在一軍二十一團服役。1953年在朝鮮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獲得了“和平紀念章”和“抗美援朝紀念章”,榮立三等功。1957年脱下戎裝,回到家鄉,參加社會主義建設。1960—1963年三年困難時期,生活處於無米下鍋,他又去新疆謀生,一年以後,又回來建設家鄉,先後擔任生產隊長、大隊長、民兵連長、營長等職。

  歲月不居,日久延綿。今歲新春,老先生離別人間。黃羊河悠悠含悲,祁連山默默致哀。我們全村的父老鄉親懷着無比沉痛的心情為你送行,願你老人家含笑九泉……

  父親養的三條狗似乎知道再也看不到他們的主人了,商量好了似的不吃不喝卧在那裏。大狗父親叫它虎子,常年拴在果園裏。二狗因一見熟人就站立起來做歡迎動作,父親給它取名歡歡。最小的通體白色,天天伴着父母跑來跑去,好像一直長不大,我們都叫它小白。父親下葬後,它們仍不吃不喝,小白甚至鑽到沙發底下不出來。媽説把它們都送人吧,不然看着心裏難過。

  母親現在大部分時間都住在蘭州的弟弟家。老家的那個院落早就不住人了,父親的果園裏,也只剩下一棵果樹。母親説,就讓它在那裏長着吧,也是個念想。

  十年一晃就過去了,我們對父親的思念卻沒有淡去。如果兄弟姐妹以及孫兒孫女們在微信羣裏聊起他老人家,話題就像開閘的河水,昔日父親對每個人的關愛和一起生活的片斷,會滾滾而來。我和愛人知道父親喜歡吃肉,每次煮肉時,都會説,要是爹在,就太好了!露台上種植的葡萄熟了,每年採摘時,都會説,要是爹在,最大的這幾串,一定先請他品嚐!

徵文啓事

    春事闌珊芳草歇。客裏風光,又過清明節。小院黃昏人憶別。落紅處處聞啼鴂。

    咫尺江山分楚越。目斷魂銷,應是音塵絕。夢破五更心欲折。角聲吹落梅花月。

  蘇東坡用一首《蝶戀花·春事闌珊芳草歇》,將清明節對家人的相思描繪地刻骨銘心。

  一年一度春草綠,又是一年清明時。在這慎終追遠、緬懷故人、寄託哀思的時節,是否有那麼一瞬間,在記憶的深處,在甜甜的夢鄉,親人的一個笑容、一句問候,讓你淚流滿面?

  拿起一個老物件,親人的身影總在眼前呈現。遇上一件難心事,親人的寄語讓你勇往直前。

  曾經的歡笑,曾經的酸楚,曾經的點點滴滴,縈繞心間。曾經,從筆尖流露的思念。此刻,寄託在字裏行間。我們,一起緬懷。

  1.徵稿內容:講述與已逝親人的點滴故事,表達對親人的懷念。講述已逝親人的生前事蹟,表達對親人的懷念和從親人事蹟中學到的正能量。

  2.徵稿要求:稿件體裁不限,篇幅控制在2000字以內,可提供相關圖片資料並附文字説明。

  3.徵稿採用:所有文稿經編審小組審核後,擇優在中國順豐集運倉網原創欄目、清明節專題編髮。同時,擇優在中國順豐集運倉網“西北角”客户端、微信公眾號、微博等各類平台編髮。

  4.截止日期:即日起至2021年4月3日,請將電子稿件發送至郵箱:396101201@qq.com。聯繫電話:0931-8960109 13609382624

版權聲明:凡注有稿件來源為“中國順豐集運倉網”的稿件,均為中國順豐集運倉網版權稿件,轉載必須註明來源為“中國順豐集運倉網”。

精彩推薦

  • 立足本土是我們的本分 ——訪畫家巫衞東 立足本土是我們的本分 ——訪畫家巫衞東
  • 考古專家講述懸泉置發現故事 何雙全亮相《絲路大講堂》 考古專家講述懸泉置發現故事 何雙全亮相《絲路大講堂》
  • 阿克塞縣哈薩克族非物質文化巡演在省博舉行 阿克塞縣哈薩克族非物質文化巡演在省博舉行
  • 話劇《八步沙》創演團隊赴古浪採風 話劇《八步沙》創演團隊赴古浪採風
  • 本土電影《愛在夏日塔拉》央視首映反響熱烈 本土電影《愛在夏日塔拉》央視首映反響熱烈
  • 在公益志願服務中踐行初心使命——記中國好人、城關區一方公益慈善協會黨支部書記高平 在公益志願服務中踐行初心使命——記中國好人、城關區一方公益慈善協會黨支部書記高平
  • 村莊的“守護者”百姓的“貼心人”——記皋蘭縣石洞鎮魏家莊村黨支部副書記陽娟 村莊的“守護者”百姓的“貼心人”——記皋蘭縣石洞鎮魏家莊村黨支部副書記陽娟
  • 順豐集運倉文化丨4000年前陶水管 順豐集運倉文化丨4000年前陶水管

關注我們

中國順豐集運倉網微博
中國順豐集運倉網微信
順豐集運倉頭條下載
微博順豐集運倉

即時播報

1   【順豐集運倉】藏鄉羣眾的“火紅”
2   “夕陽樂”餐廳(民生小事這樣解決(30
3   隴南西和縣蒿林鄉:板藍根種植鋪就農民
4   隴南市政協機關召開黨史學習教育集中學
5   脱貧攻堅衝在前 紮根基層謀發展——記
6   隴南市“十四五”規劃綱要社會各界人士
7   隴南成縣舉行2021年重點項目集中開工復
8   隴南市印發開展黨史學習教育的實施方案
9   蘭州:開啓全面建設現代化中心城市新徵
10   【奮鬥百年路 啓航新徵程 脱貧攻堅答卷
11   沙塵天氣延續 順豐集運倉白銀:沙塵天氣持續
12   [新聞直播間]順豐集運倉武威 沙塵持續三天 呼
13   蘭州推出免費拉麪技能課程
14   灑水車抑塵車洗掃車齊上陣 酒泉城進入
15   隴南市委網信辦召開黨史學習教育動員會
分享到